油价在今年1月曾短暂跌破每桶30美元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7-02 10:59    次浏览   >

业内人士表示,此次多哈会议的意外结果对于原油市场只能算是一个下跌的“导火索”,其实今年以来油价走强本来就缺乏基本面支撑,供过于求的趋势并未改观。反弹原因只是油价“跌无可跌”,投资者心理出现变化,部分投资者开始抄底,然而目前这一节奏也被打乱。

分析人士指出,并未参加会谈的伊朗成为左右会议结果的关键因素。一方面,伊朗多次表态不会参加冻产,将继续向市场供应原油;另一方面,其他产油国就伊朗是否应参与冻产也存在严重分歧。对于原油市场而言,此前蛰伏的“空头”可能再度集结,因为今年以来油价上涨缺乏基本面支撑。此外,当前局面也与去年12月欧佩克会议召开前后十分相似,当时会议也是无果而终,随后油价出现暴跌。

供给方面,部分产油国表面支持冻产,但近期扩大产量。例如,欧佩克第二大产油国伊拉克口头上支持冻产,但实际在不断增加石油产量。伊拉克国家石油行销组织(somo)的最新数据显示,伊拉克3月的原油日均产量上升2%至创纪录的455万桶,2月为446万桶;原油日均出口量由2月的323万桶增加18%至381万桶。科威特也正抓紧机会增产。据报道,科威特石油公司将很快签署合约以支持海上钻井平台进行其第一期海底油田的钻探活动,该国计划将石油产量增至近43年高位。(张枕河)

知情人士透露,此次多哈会议上,与会产油国就“冻产是否应扩展到包括伊朗在内的其他产油国”的讨论上进展艰难。沙特坚持将伊朗纳入冻产国家之列,是会议未能达成协议的主要原因。

经济企稳的预期在数据方面得到印证。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158526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7%。固定资产投资升温、全社会用电量和成品油消费量小幅增加、企业利润时隔半年首次月度正增长、制造业pmi重回荣枯线以上。

国际能源署(iea)表示,即便欧佩克及非欧佩克产油国能够达成冻产协议,对全球供应的影响也有限,油市不太可能在2017年之前恢复平衡。高盛甚至在最新的研究报告中直言,在花了18个月时间实现“供需再平衡”之后,直到现在才开始谈论限制原油产量,恐怕已经意义不大。欧佩克内部有着诸多潜在的增产来源以保证该组织原油产量的增长。

虽然“经济见底企稳”预期仍未得到有效验证,但在宏观经济趋势出现改变苗头的情况下,大宗商品市场似乎对多头消息更为敏感。“预计未来1至2个月,大宗商品整体强势难改。当然由于累计涨幅偏大,加上股市转暖回升,不排除部分资金落袋为安。随着投机资金逐步离场,市场震荡会加剧,建议投资者多单注意止盈。”姜兴春认为。(张利静)

分析人士指出,在此次会议之前,2月份在多哈召开的一次会议曾给原油市场带来惊喜,当时卡塔尔、俄罗斯、沙特和委内瑞拉承诺不会将原油产量增至高于今年1月水平,条件是其他主要产油国也采取这一行动。上述四国希望限制原油产出能够有助于油价自2014年6月以来的剧烈跌势中反弹。油价在今年1月曾短暂跌破每桶30美元,触及12年来低点,但近期油价已经攀升至每桶40美元左右,反弹部分归因于市场对多哈会议达成协议持乐观态度。尽管冻产并非减产,但也是限制产量的一个切实举措,可以达到“减震”作用,一方面稳定市场情绪,另一方面如果原油需求回升可以缓解供过于求的局面。

尽管此前市场人士对17日的多哈会议达成冻产协议持乐观态度,但经过长达7小时的闭门会议后,与会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宣布没有达成协议,与会官员表示需要“更多时间”来做出冻结石油产量决定。

17日稍早时,媒体曾报道,与会产油国已经接近达成协议。冻产协议草案显示,各国同意把原油产出冻结在1月份水平上,冻结将持续到10月1日。产油国10月份将再次会面以评估协议实施情况,将继续就寻求最佳途径确保原油市场稳健复苏方面加强磋商。多位参会国家的石油高层人士表示,他们对达成协议很乐观。

国内焦煤、焦炭现货价格出现积极试探性上涨。有机构将之确认为阶段性反转,并认为后期仍有上涨空间。

据报道,部分与会石油部长称,需要在年中就产出进行更多探讨工作。产油国各国将在6月就冻产进行更多协商。

从需求端看,全球石油需求依然处于下滑趋势。欧佩克在最新发布的月度报告中表示,将2016年全球石油需求增幅预期下调5万桶/日,现预计增长120万桶/日。欧佩克表示,由于新兴市场经济扩张速度放缓、北半球气候温暖以及中东燃料补贴政策取消等原因,该组织下调全球石油需求增幅预期。当前负面因素似乎大于正面因素,如果现有迹象持续,全球石油需求增速将继续被下调。

花旗集团分析师在最新研报中表示,多哈冻产协议最终未达成,预计将对油价造成“严重”打击。这种打击既有基本面层面,也有市场心理层面。对于前者而言,原油供应量有继续上升的风险,特别是伊朗石油产量上升后,不排除沙特也随之增产的可能。对于后者而言,今年以来一些希望做空原油的力量选择暂时观望,此次会议成为一大导火索,原油“空军”可能再度出动,本身基本面就无明显改善的油价反弹很可能在上述因素作用下而终结。

随后有消息传出,由于沙特的要求发生变化,会议较原有安排延后一小时进行,市场情绪开始发生变化,国际油价跌势扩大。最终,此次会议未能就冻产达成协议。

此外,欧佩克国家与非欧佩克国家就原油市场份额分配也难以达成一致,部分产油国产量已达历史新高而其他国家坚持对等冻产,也是会议无果而终的重要原因。

伊朗原计划派该国石油部长赞加内出席本次会议,但随后改派一级别较低官员参加,最终因不同意讨论冻产协议退出会议。赞加内当天表示,伊朗不会放弃其恢复在国际原油市场份额和产出的立场。

卡塔尔能源和工业大臣萨达在会后表示,与会产油国相信,原油市场基本面总体正在改善。冻产对油价回升有帮助,但前提是包括伊朗在内的所有产油国步调一致,这将有助于促使国际原油市场供需平衡。但他同时强调,尊重伊朗拒绝参与冻产协议讨论的立场。

昨日,国内焦煤、焦炭期货联袂上涨,主力合约分别收出1.98%、4.21%的涨幅。业内人士介绍,焦煤、焦炭价格起舞更多来自国内供需因素。山西一位煤炭企业人士表示,山西地区煤炭去产能效果明显,部分焦化厂甚至有被迫限产现象。